主页 > www.485555.com >
庆安枪击事件舆论反转:一声枪响 两颗子弹
发布日期:2019-08-10 06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下午跟朋友聊天,伊从手机里找到一张刚从俄罗斯传来的照片,一个胖小子在喝牛奶,杯子的把手,是手枪的枪托与扳机。不愧是战斗民族,连喝口奶都这么刚烈。

  中国离战斗民族最近的省份黑龙江,最近被全国上下所关注的,也是一件与枪有关的故事。这个故事,就算盖·里奇、昆汀亲自来导,也可能出不来那么颓废而荒诞的效果。

  简而言之就是,在一个叫庆·安的小县城,警察叩响扳机,打死一个,打趴一个。打死那个,是扳机叩响那一瞬被子弹洞穿;打趴那个,是来慰问警察时遇上了徘徊已久的子弹。

  徐纯合的死,在网民心中的第一印象,是典型的访民遇上了恶警。就像在诸多文字报道中被人们所熟悉的那样,在一个几十秒的短视频中,一个手执防暴棍的警察,猛烈击打着一个中年男人,那个男人看上去极为无助,好不容易抓住防暴棍,就死死抓住不放开。

  人们从新闻中得知,如同一切让人愤怒的故事那样,这个访民被警察击毙了。随后,媒体跟进,说这个叫徐纯合的男人,此前有多次上访记录,诉求是把母亲、妻子和三个孩子分别送进养老院、精神病院和福利院。

  在一个叫“微博徐纯合”的微博账号上,能看到这样一张色彩有些夸张的全家福。有些木讷的大人、老人,和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定格在一副木栈道和树林的背景画前。

  今天,警察公布的视频里,少了照片里徐的妻子,多了一个孩子。现实并不如照片美好,徐纯合先是把81岁的老母亲一把推向警察,又举起其中一个孩子狠狠扔向警察。孩子摔在地上,目击者说,3、4秒之后孩子才反应过来,哭喊。

  不仅如此,在央视首发——岛君知道,央视首发也是你们的槽点——的监控视频里,徐纯合从一开始就是一副挑衅者的形象:堵住安检口,跟警察撕扯,猛踹执勤室,夺走防暴棍,袭警……直到一声枪响,跌落在椅子上,挨了老母亲不知是试探他死活还是“恨铁不成钢”的两棍后,尘埃落定。

  新华社的稿子里说,徐纯合的母亲承认,那天中午他喝了一杯白酒,半瓶啤酒,剩下的半瓶,他把酒瓶直接摔了。报道里还说,他平时在村里形象就不佳。这是事实描述,也是形象建构。

  这次的形象是,一个暴躁的酒鬼无端闹事,并危及到了警察的人身安全,口头警告无效后,被击毙。在网上,这样的行为使得持续十几天的舆论情绪迅速反转。

  盖棺远未定论,围绕着徐纯合仍有诸多谜题需要解开。舆论可能取得的共识是,警察的行为大致是没问题的。尽管仍有许多质疑,比如警察是否到了非开枪不可的地步,是否非得打他的要害部位,公安局自我调查是否符合程序要求,以及最初是什么点燃了徐纯合的怒火,等等,但持续了十多天的“恶警打死访民”,至此已是站不住脚。

  扣动扳机的这个警察,在射出这颗子弹的层面,已经获得官方认可。后面的剧情,他可能这一生都要慢慢消化。

  这起事件对当下的舆论场来说,简直是一个完美切面。你能想象如果未来也有一个威廉·曼彻斯特,像写上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的美国那样,为我们这个时代书写《光荣与梦想》,这个故事他一定会爱不释手。

  其中的元素包括,上访、媒体、围观群众、械斗、权力、国家机器、枪杀、老人、孩子、车站,扑朔迷离的情节推进,黑白不分明的事实阐释,被时代裹挟着到了一个你从未听说过的小县城,在一声枪响中,故事就此诞生。

  伴随着枪响,有一发子弹是警察枪里的,准确命中徐纯合的要害,一击毙命;还有一发来自早已撕裂的舆论场,这发子弹威力无穷,置人于死地的方式是产生化学反应,有些人,千金小姐。也许低调点一辈子没事,一旦进入舆论场化学反应立刻发生。

  多年以前,岛君曾在学校见证过一起枪击案。那天下午,同学们听说附近有枪案,感觉像身处港片中,纷纷涌到事件发生地附近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如今想来,今天的围观群众亦如此,在这样跌宕起伏的剧情中,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了庆·安。

  然后庆·安副县长董国生,作为一个分管公安的县领导,在第二天急不可耐的慰问了受伤民警,并在围观者满腔怒火、群情激奋时,对警察“在负伤的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予以肯定”。

  在网友们的人肉搜索中,他户籍年龄、学历造假,妻子“吃空饷”。如果舆论场是氧气,这些就是火花,不,打火机。

  需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说一句,董国生很倒霉,甚至,他可能自己觉得很冤。因为,若没有那次对他来说可能再自然不过的探视,以及随口说出的慰问,他可能还会逍遥很多年,闷声发大财。此前,黑龙江整治吃空饷,港最快开奖现场2019结果,并没有影响到这位县领导和他的老婆。作为一个副县长,他可能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舆论的焦点,要成也是一把手成嘛,论资排辈天经地义。

  作为政府一方的代表,董国生第二天急着做的,无非是为警察背书,希望以官方定论的方式,让舆论平息。他可能无法预料的是,在官方和民间两个舆论场撕裂的背景之下,他这个身份非但没有定论的能力,反而是一个活靶子。你很容易想到温州动车事故后的铁道部时任新闻发言人王勇平,如今看来,他那时所承受的一切,都来自民间舆论场对官方的怒火。这个类比唯一不相似之处在于,王勇平没有像董国生这样,随便一扒拉全是槽点,所以如今才能安静的等待退休。

  对两个舆论场撕裂的认识不够,导致了当地处理这件事情时的一错再错。5月2日发生的事,直到12天后才公布视频,任由舆论发酵的这些天里,庆安当地官场据说兴起了一股“举报潮”,许多官员正在接受考验。

  即使公布了视频,关于此事的舆论风波仍远未结束。如同许多公共事件一样,立场鲜明的两派各自愤怒,现在如此,以后也如此。他们像一对桀骜不驯的拳击手,即使有一方凭点数取胜,另一方也会永远不服。

  众生喧哗之后,唯有真相最动人。这次的教训,对一些地方政府来说应是刻骨铭心。这黑色幽默一般的剧情,仍在寻求一个合适的结尾,但那宝贵的舆论共识,却依然飘在风中。飘在风中。